<dfn id="2pqvx"><output id="2pqvx"></output></dfn>
    1. <i id="2pqvx"></i><thead id="2pqvx"></thead>
        <i id="2pqvx"></i>
        位置導航: 首頁 > 新聞中心 > 媒體新聞

        五礦稀土:紅土地上的光明事業

        發布時間:2010年12月30日 瀏覽次數:

          摘自:中國有色金屬報

          “中東有石油,中國有稀土”。曾幾何時,一度淡出人們視線的稀土成為關注的焦點,高企的市場價格,巨大的利潤空間,牽動著各方神經,更令后來者趨之若鶩。一時間,擴產、并購、注資,稀土市場山雨欲來。然而,喧囂背后,有一家央企已先行一步,以清晰的發展思路、明確的產業定位和不為外界所擾的專注,布局國內最大的中重稀土產地———江西贛州,潛心打造了一條從稀土分離、發光材料到綠色節能燈的完整產業鏈,這就是中國五礦集團公司所屬五礦稀土(贛州)股份有限公司,經過幾年的深耕細作,大手筆整合了贛州40%的稀土分離產能,進軍發光材料和節能燈市場,成為國內稀土行業全產業鏈建設的領頭羊,彰顯了央企的責任擔當和非凡實力。

          中國五礦集團公司總裁周中樞表示,“我們從2003年開始先后在江西投資近38億元,致力于鎢和稀土兩種優勢資源的經營,積累了豐富的經驗。一直以來,中國五礦的戰略是國內有優勢的資源,要爭取打造完整的產業鏈。稀土作為中國的優勢資源,是我們打造完整產業鏈的上佳選擇。”

          初冬季節,記者來到江西贛州,跟隨五礦稀土公司常務副總經理楊興龍,參觀了公司從稀土分離到節能燈生產的各個環節,目睹了公司“螢火蟲”牌節能燈制造的全過程。從定南縣到龍南縣,從分離車間到流水線,從環保設施到研發中心,一路走來,五礦稀土為振興中國稀土,保護礦產資源的種種努力讓記者深受鼓舞:“螢火蟲”點亮的不僅僅是紅土地,也是中國稀土資源合理開發利用的希望和未來。

          記者體驗:“螢火蟲”是怎樣發光的

          稀土是一種重要的戰略資源,用途廣泛,尤其是在電子、新能源等涉及到國防、航天未來發展的重要領域。而作為發光材料,是節能燈具不可或缺的原料。

          定南大華新材料資源有限公司是記者參觀采訪的第一站,也是節能燈產業鏈的最上端。公司總經理魏建中在稀土行業摸爬滾打多年,積累了豐富的從業經驗。他告訴記者,為最大限度地利用寶貴的稀土資源,公司多年來不斷進行工藝改造,讓不同品質的稀土原料都得到“消化”和提純,做到“精糧、粗糧通吃”。目前公司生產的高純單一稀土氧化物50%以上純度達到99.99%,部分產品純度達到99.9999%。

          在生產車間,記者看到,經過沉淀、萃取、灼燒等工序,稀土礦被分離成細膩的粉末狀,淡雅的粉色透著純凈。魏建中說,公司目前已經能夠從稀土中分離出14種元素,產品多達16種,其中作為發光材料生產上游產品,大部分銷售到五礦稀土所屬的發光材料公司,經過精深加工,成為生產節能燈的原料。

          據楊興龍介紹,五礦稀土目前在贛州有兩家分離企業———定南大華和贛縣紅金稀土有限公司。兩家都是國內稀土分離企業的佼佼者,合并擁有8600噸稀土分離能力。他們于2008年與五礦有色金屬股份有限公司共同發起設立五礦稀土,這不但讓五礦稀土高起點涉足稀土分離行業,也成為在贛州延伸產業鏈的切入點。他告訴記者,目前五礦稀土所屬的兩家分離廠生產出的高純的氧化物,首先保證供應下游的熒光粉生產企業,再將產業鏈優勢一直延續到節能燈領域。

          帶著對定南大華的欽佩之情,我們驅車30分鐘來到位于龍南縣的五礦依路瑪稀土發光材料有限公司。走進橙紅竹翠、碧水漣漣的公司,我們被這里的景色吸引了。楊總向我們介紹說,依路瑪公司的首席科學家叫唐寅軒,曾是浙江大學的教授,稀土發光材料專家。因為看中了龍南縣的稀土資源優勢,帶著他的稀土三基色節能燈熒光粉專利技術在龍南辦起了依路瑪,之后加入五礦稀土。唐總是杭州人,難舍家鄉的青山碧水,所以把他的技術和家鄉的美景一起帶來了。

          在裝滿原料的生產線上,唐寅軒興致勃勃地為我們講解熒光粉的生產過程,由于機械化程度很高,諾大的廠房很少見到工人。據他介紹,公司設計產能是年產稀土三基色熒光粉2000噸,稀土原料全部來自五礦稀土所屬分離企業。對公司未來的發展,他信心十足:“有高品質的原料來源和下游需求做保證,公司發展目標是成為全國乃至世界最大的稀土發光材料生產基地。”

          今年4月剛剛成立的五礦東林照明(江西)有限公司是五礦稀土與國內知名節能燈制造商廈門東林電子有限公司共同投資設立的。這里與五礦依路瑪不過10分鐘車程,雖然天色已晚,但這里的生產車間依舊燈火通明,一體化的燈管塑形設備正在工作,生產線上的工人正熟練地將熒光粉灌入已經做好塑形的燈管中,經過烘干和電子元件組裝,一只完整的燈具從包裝工人手中下線。這里使用的就是讓唐總津津樂道的三基色節能燈熒光粉。

          據公司總經理助理唐谷修介紹,公司4月份落戶龍南縣后,短短3個月就使第一支節能燈下線。依托五礦稀土的發光材料產業鏈優勢和廈門東林公司獨有的節能照明產品生產技術和品牌優勢,五礦東林將最終實現年產2億支節能燈管、1億只節能燈的目標。

          遺憾的是,沒能見到公司總經理賈強,聽說這位應訴歐盟節能燈反傾銷調查中國第一人,有著很深的民族情結,還因為和國外著名公司的一場為奪回自己的“螢火蟲”商標的官司而名聲大振。這樣的企業家選擇與五礦合作,相信中國的“螢火蟲”點亮世界的日子不會太遠。

          “稀土產業鏈的建設,是中國五礦戰略實施中極為重要的環節,它符合國家提倡的由稀土資源型向技術產業型發展的政策方向,也是中國五礦提高稀土產品附加值,創造百億稀土產業戰略的必經之路。”楊總的一番話,讓結束了一天體驗的記者對五礦稀土精心打造的產業鏈有了更加深刻的認識。

          五礦稀土的目標:做自己的品牌

          中國五礦與稀土產業有很深的淵源。新中國第一批稀土產品出口業務就是由它實施完成的。上個世紀90年代,五礦集團開始由稀土貿易進入稀土分離和稀土深加工領域。2003年,中國五礦從南方中重稀土資源入手,開始大規模進入稀土市場。當年斥資4.7億元組建了江西鎢業集團有限公司,在鎢和稀土領域展開了行業整合。2008年7月,中國五礦又聯合稀土分離企業定南大華新材料資源有限公司和贛州紅金稀土有限公司共同組建了五礦稀土(贛州)股份有限公司。2010年6月,五礦稀土公司聯合國內熒光粉優勢企業常熟江南公司在贛州市龍南縣成立了五礦稀土(贛州)發光材料有限公司。隨著節能燈生產企業五礦東林照明(江西)有限公司的投產運行,中國五礦從稀土資源的合理整合、稀土分離的結構升級、稀土熒光粉的技術提升到稀土節能燈的品牌打造的稀土產業鏈布局初具規模。

          隨著市場的不斷規范,國家政策的調控,稀土價格開始向價值回歸,而五礦堅持的產業鏈建設效果也開始顯現。記者在采訪中注意到兩個細節:魏建中向記者講述了他的一段經歷,一個日本客戶曾經對他說,自己擔心的不是稀土供應的緊缺,而是怕從此再也買不到便宜的稀土了。魏建中說,這句話讓他聽得直冒冷汗。“我們賤賣了多少稀土資源啊!”現在,融入五礦稀土的定南大華不斷致力于分離工藝的提升,產品向精深加工方面發展,資源價值得到巨大提升。而在五礦依路瑪采訪時唐寅軒的一句話,也讓記者體會到五礦產業鏈建設給行業帶來的變化。在參觀原料庫時,他指著一個落有灰塵的包裝桶說:“這些原料是從定南大華運來的,是金融危機時的存貨,所以落上了灰塵。”不經意的一句話在記者看來卻相當有含金量。這一方面意味著五礦有實力在市場低迷時可以待價而沽;另一方面,將產品直接供應給自己的下游企業,以抵御風險。

          手中有糧,心中不慌。在金融危機肆虐的日子,稀土價格一瀉千里,多少企業被迫停產,多少企業賤賣原料,而五礦堅守產品的底價,維持企業正常生產,維護行業的利益。只有央企才有如此的資金實力和責任擔當,它帶給行業的是信心和希望,這也正是像唐寅軒這樣的企業家愿意和五礦合作的原因所在。

          不過,稀土價格的波動讓親歷了五礦稀土近兩年發展歷程的楊興龍有了更多的思考。在他看來,原料價格的起伏是常態,稀土定價權不僅僅體現在低端資源,未來中國真正需要建立的是技術和高端產品上的話語權。只有這樣,稀土的價值才得到真正體現。楊興龍說自己一直以來就有一個揮之不去的想法,希望有一天,通過稀土資源整合,中國在稀土應用產品領域有更多的有影響力的自主品牌。

          長期以來,我國稀土產品一直以原料型產品為主,深加工技術一直遠落后于歐、美、日等發達國家,而深加工環節的巨額利潤都留在了國外。記者了解到,目前全球90%的節能燈都是中國生產的,全球最大的三家節能燈企業大部分產品都在中國貼牌出口,而中國卻沒有像樣的節能燈品牌。“要通過稀土產業集中整合,做到資源合理分配利用,直接影響下游產業發展,使國家在下游產業競爭中取得優勢。這正是五礦在做的事情。”楊興龍說。

          為此,五礦稀土在整合上下游資源的同時,非常注重自主創新能力的培養。為提高五礦稀土產業鏈技術水平和企業研發實力,2009年9月,五礦集團聯合北京大學等著名院校的科研人員,組建了五礦稀土研究院,并以此為平臺向五礦旗下生產企業提供技術支持和專項課題攻關。今年11月24日五礦稀土發光材料研究開發中心也在龍南縣落戶,聘請10多位稀土發光材料領域的專家學者加盟,將致力于稀土發光產品新品研發、質量提高和工藝改進。

          同時,五礦稀土還在自身稀土技術研發的基礎上,進一步尋求與國內著名的稀土分離行業專家的合作途徑,適時引進人才,組建國家級的稀土研究機構,加強研究滯銷稀土產品氧化銩、氧化釤、氧化釔、氧化鐿的新用途,同時加大在稀土磁性材料、LED熒光材料、新合金材料等領域方面研發力量,提升稀土產業的科技含量,增強核心競爭能力和在稀土行業的話語權。

          五礦稀土產業鏈的建設,也吸引了國外高技術企業的目光。2010年7月,在稀土磁性材料領域具有領先優勢的日本三德株式會社與中國五礦合作,在贛州投資建設年產5000噸的高性能釹鐵硼合金項目。

          五礦稀土打造稀土應用產品的品牌之路,一定會越走越寬廣……

          五礦稀土:光明的事業

          經過幾年的付出和努力,五礦稀土在贛州扎下了根,肩負起了一個央企的責任使命。

          五礦稀土公司董事長黃康說,稀土是國家戰略物資,行業整合勢在必行,很多民營企業看到這種趨勢,愿意和五礦這樣的央企合作,實現共贏。這些年來,五礦稀土和多家行業內的優勢企業合作,合作形式多種多樣,合作方多為行業內技術領先、成本占優的企業。五礦的注資不體現在產能的擴張上,而是側重對現有產能的技術升級和結構調整。

          回憶起五礦稀土剛成立時的情景,黃康心情難以平靜。他說,公司2008年11月剛剛成立,就遇到金融危機,行業一片蕭條,自己當時壓力很大。“整晚難以入睡,如果企業在五礦剛剛接手就停產,央企的責任如何體現?”為了穩定生產,五礦稀土一方面向下屬子公司提供資金支持,確保其正常運轉和經營;另一方面努力降低生產經營成本,嚴把產品質量關。“真的很難,不知道危機幾時才能過去,也不知道價格還會跌多少。好心的同行都勸我們別再扛著了。”最終,五礦的生產線沒有停,幾百人的飯碗沒有丟。2009年,五礦稀土生產企業實現銷售收入19.8億元,上繳稅金8101萬元,為贛州市穩定稅收、穩定勞動力就業、提振稀土行業信心做出了巨大貢獻。

          五礦稀土在保證稀土企業穩定生產的同時,積極發揮央企帶頭作用,改進生產工藝,提高企業的環保水平。贛縣紅金稀土2009年累計投入2000多萬元進行環保設施升級換代工作,完成了廢水處理工程的建設,并已取得了良好效果。定南大華公司則在2009年初通過了ISO14001國際標準環境保護管理體系認證和OHSAS18000職業健康安全管理體系的認證,完成了新型沉淀節水技術改造、稀土料液除雜技術改造以及高釔車間生產線整體技術改造等一系列環保工作。五礦稀土所屬生產企業已成為行業內能耗最低、環保最達標的企業之一。

          保護和綜合利用資源的巨大投入讓不少企業望而卻步,而五礦稀土卻對此不遺余力。贛縣紅金總經理劉豐志介紹說:“贛縣紅金2009年實施的1500噸/天廢水處理工程共投入約1320萬元,除此之外,每月還需花費40萬元左右的處理及設備維護費用。對于中小型稀土企業而言,是不可能做到的。”在定南大華,同樣在做“賠本的買賣”。稀土是多種元素共生,有的產品噸價百萬甚至千萬,有的1噸只能賣1萬多元。在不少分離企業,稀土中價值低的元素是沒人要的,被當作廢礦隨意丟掉了,造成污染和浪費。而在定南大華,原料中含有的低價元素不但被分離出來,無法銷售的還被公司小心地保存起來。盡管這樣做每年的分離和儲藏成本讓公司多投入上百萬元,但魏建中覺得值:“這是一個企業的責任和良心。”他說,公司正在建一棟科研樓,內設高標準的實驗室,并與北大化學研究所、五礦稀土研究院合作,開發新產品和新用途,走產學研一體化的道路。“現在沒有賣出去的產品將來一定會有新用途。”魏建中對此堅信不疑。

          “中國五礦有明確的稀土發展規劃。公司以稀土分離環節作為業務切入點,上游獲取資源,下游生產一般材料。但這不是最終目的,最終公司要做的是功能材料,比如發光材料和磁性材料等,把自己的資源優勢真正變成產業優勢與經濟優勢。通過打造完整的產業鏈,中國五礦要成為全球最大的稀土產品供應商和功能材料制造商。”周中樞為中國五礦在稀土行業的發展規劃出清晰的路徑。

          廣袤的紅土地美麗富饒,躍動的“螢火蟲”精靈般閃耀。根植在這片沃土,肩負行業振興的使命,追求“光明事業”的五礦人在科學發展、資源整合的道路上,堅定前行……

        香蕉影院伊人